六个核桃的过去一年:销量大跌经销商血亏高层却急着分红

时间:2022-08-31 23:50:05 作者:kok彩票app下载 来源:kok平台彩票

  2020年的最后一天,罗振宇第6次跨年演讲如约开讲,这场演讲的第一页ppt放出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是都不是老罗,而是六个核桃的巨大logo,这赞助费花的是真值,这几个字也太明显了。

  而老罗对于最大的金主爸爸那也是毫不吝啬,在三个多小时的演讲里,六个核桃总共被cue到了六次,独家冠名商,确实不是其它赞助商那一次两次顺口一说能比的。

  老罗说,经过这一年,他有一个最大的感慨,三个字:不容易。但老罗应该也不知道,这声不容易,他的金主爸爸,这次演讲的独家冠名商六个核桃更是深有体会啊。

  六个核桃的母公司养元智汇的前身叫元源保健饮品有限公司,是衡水当地的一家国有企业,2005年,因为连年亏损,已经被卖过一次的养元被第一次被迫接手的衡水老白干计划再次卖掉。当时,只有一个人光顾这个生意,就是时任总经理的姚奎章。

  姚奎章联合当时公司的58名员工以 309.49 万元的价格买下了元源的股份。从招股说明书显示的历史记录来看,自然人股东名单中有会计、保安、库管员、厨师、司机、工人……一番操作下来,这些打工人翻身变成了自己的老板。

  接手公司后,姚奎章很快决定将公司的业务重心放在当时竞争对手还较少的核桃乳饮品上,结合核桃营养价值高的特点将品牌定位成“健脑益智”的饮品,这在当时一众吹嘘产品养颜美容的饮品界宛如一股清流。

  但当时保健饮品的市场也不是那么好立足的,当年这个领域内国民认知度最高的保健品脑白金,可是靠着电视上无处不在的跳着魔性舞蹈的大爷大妈才让人们记住那句“送礼只送脑白金”。

  在互联网还没有那么发达的十几年前,电视广告和冠名赞助依然是最有效的宣传手段。

  2008年,国内牛奶市场受到三聚氰胺事件的影响,逢年过节大家都不时兴送牛奶了,六个核桃借着这个机会,持续在电视广播还有出租车等地方进行广告轰炸,红色礼盒装的六个核桃,当年销售额就突破了三个亿。

  尝到了甜头的六个核桃从此坚持走在宣传撒钱的大道上,2010年,六个核桃斥巨资邀请陈鲁豫做了代言人,还把广告紧跟在了新闻联播结束后,到此,“经常用脑,多喝六个核桃”的广告词就传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

  后来,六个核桃赞助了当年的现象级益智节目《最强大脑》,节目里六个核桃存在感极高,隔一会就会被主持人cue一下,你都感觉这些天才选手都是因为从小到大都在喝六个核桃才变成天才的。

  高投入也确实换来了高回报,六个核桃补脑的印象深入人心,许多学生家长都给孩子成箱成箱的买,希望对孩子的学习有所帮助。而礼盒装的六个核桃也成为逢年过节人们送礼的一大选择。

  近三四年六个核桃的销售额一直呈下降趋势,2019年养元营收为74.6亿元,跌幅18.2%,而疫情之下的2020年,业绩压力显然更大,公司的营业额近乎腰斩。

  于此相比之下,是依旧高昂的广告费用和高额的巨额分红,从2016年以来,养元饮品的销售费用稳定在10亿元以上,其中一半以上流向了广告以及市场推广。同时,在销售额连年递减的2018和2019财年,都派发现金红利超过20亿元。

  这支出还是老样子,那总得有人为亏损买单吧,这些倒霉的买单者,就是六个核桃的经销商们。

  这么多年来,六个核桃一直没有打开即饮市场,想来也是,去吃个烧烤你和老板说来瓶六个核桃,老板可能会觉得这孩子多少是有点问题。

  所以六个核桃销售额主要是靠卖过年过节的礼盒装,而受疫情影响,产品的销售几乎停滞,销量骤降近八成。大量存货积压在经销商手中,所以2020年的上半年,经销商们还在想尽办法去清去年的库存。

  巨大的库存,终端根本消化不掉,甚至很多要求退货,不得已,积压的库存只能降价处理,虽然经过一段时间可能库存是清理了,但是销售额却受到了巨大的影响,同时还影响了今年的盈利。

  而厂家是怎么做的呢,厂家提供了这么几种方案来消化库存,第一种是以买二赠一的形式处理的2019年十月以前的货;第二种是每件货给终端15元的补贴,而厂家的补贴是每件5元,就是说每件货经销商得补十块钱,把利润都给补没了就为了消库存。第三种一种回收政策。字里行间透露着一个大原则,坚持厂家不能吃大亏。

  这样一来,公司账面上看着是好看了很多,但却也让经销商们寒了心,越大的经销商在这次疫情下损失越大,为了生存和自救,不少经销商或是退出或是或是接一些其它的品牌代理。

  尽管疫情确实是经销商们困难的直接导火索,但六个核桃的颓势确实是这几年就种下了种子,疫情来临又给施了一把肥。

  之前很多媒体报道六个核桃的成本,一罐240毫升的“六个核桃”蛋白质、脂肪含量分别为1.44克、4.8克。若按蛋白质含量推算,其所含核桃数为1.87个,若按脂肪含量推算仅为1.58个,均不足2个核桃。

  但是六个核桃却对于外界报道丝毫不放在心上,人家就乐意叫六个核桃。再来,一罐六个核桃易拉罐成本占比是49.11%,桃核仁成本仅占总生产成本的29.54%。

  消费者花钱买的饮料还不如铁罐值钱,也不知道买它是为了补脑还是补铁。但换个角度,买完你发现它可真是个智商税产品,奇怪的知识又增加了,也算是另类补脑了吧。

  养元持股数量最多的三人,直接或间接合计持有养元饮品53%的股份。以市值衡量,公司管理层的财富接近200亿。公司多位重要股东,与公司经营层各职位高度重合,也就是说,该公司从经营,到财务,再到内部审计,基本被董事会几位大股东掌握。

  以2019年的数据推算,前三大股东的财富总额分别为,77亿元、36亿元、36亿元,合计149亿元。巨额的财富效应,加上绝对控董事会制形成的高额分红,养元饮品的管理层显然缺乏前进的动力。

  当年大刀阔斧带着养元改革发展的老板们如今进入享受胜利果实的时候,任底下经销商还是员工们多么挣扎,老板们该分钱分钱,该喝茶喝茶,大佬的生活,就是这么枯燥乏味。

  这几年养元也多多少少做了些改变,换代言人换包装,尝试发展其它品类饮品,却也都收效甚微,这些在当年让养元迈步发展的点子如今再用却像是为了改变而改变的无奈之举。

  业绩逐年下滑的六个核桃,迟迟打不开的即饮市场,如今疫情虽没有去年那么严重,但狡猾的病毒还会时不时的跳出来刷刷存在感,所以即将到来的还是一个减少出门居家过节的春节。对于养元来说,又一个难熬的年关,它们究竟该如何摆脱困境呢?